[天津]天津農村產權進場交易觀察:922%溢價率是如何實現的

  “房屋掛牌價格450元/年,成交價格4600元/年,溢價率922%”,8月28日9時開始,經過44分鐘的網上競價,天津市薊州區西龍虎峪鎮龍前村磚廠溝東約1000平方米房屋使用權在天津農村產權交易平臺上拍出了出人意料的高溢價率。

  該處房屋是龍前村的集體經營性資產,因為歷史原因多年來一直被閑置,這次競價交易后終于被盤活。而就在這處房屋競價的兩天前——8月26日,緊鄰的其他三處同是集體經營性資產的房屋使用權也分別參與平臺競價,溢價率達到2%、300%和10%。“這一下讓村集體經濟每年增加17萬元的收入,真是解了村集體干事缺錢的渴。”龍前村黨支部書記王守權說。

  龍前村集體經濟收入近些年一直不高,這讓王守權帶領村干部干事時總有點兒底氣不足,而現在,手中有錢,他的心里踏實了許多,“馬上就要抗旱,往山上的林地開泵送水可得花不少錢,這次平臺競價真是一場及時雨,開泵的錢村里能自己解決了。”

  “過去農村集體資產資源處置比較隨意,處置不規范不透明也容易引起老百姓猜疑,影響干群關系和基層治理。”西龍虎峪鎮黨委書記楊衛國說,“現在將農村集體資產資源經營權使用權流轉進場交易,通過電子平臺公開競價,有效遏制基層‘微腐敗’,提高交易的公信度,老百姓‘明白了’,村干部‘清白了’,解決了基層治理中的許多矛盾。”

  在薊州區農業農村委員會副主任李文苓看來,農村集體資產資源經營權使用權流轉進場交易對于全區農村集體經濟發展具有特殊的意義。他告訴記者,薊州區是庫區、山區、革命老區,很多村莊的集體資產資源一直“沉睡”,有的私下流轉,價格被壓得很低,制約了集體經濟發展壯大。通過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摸清了集體家底、明晰了資產權屬,再實行進場交易,讓市場發現集體資產資源的合理價值,有效盤活了“沉睡”的資產資源,實現保值增值,并推動農村發展新產業新業態,讓鄉村產業振興有了好盼頭。

  龍前村的獲益,是天津市農村產權交易市場建設發展的一個縮影。天津市農業農村委副主任陳汝軍介紹,近年來,天津市把盤活農村資源要素、助推集體經濟發展、助力農民增收作為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重要目標,著力推進市場體系建設,豐富產權交易品種,提升市場服務功能,先后出臺《關于加快健全完善我市農村產權流轉交易市場的意見》《農村產權流轉交易市場管理辦法》《農村產權流轉交易市場區級分市場、鄉鎮工作站建設標準》,對全市農村產權流轉交易市場的基本原則、交易品種、服務內容、平臺建設標準以及市場運營管理作出了具體規定,建立了12個市級部門參加的市農村產權流轉交易市場建設發展聯席會議制度,從市場運行、風險防控等方面加強對市場建設發展的監督管理。

  “市場的主要交易品種已經涵蓋農戶承包地經營權、農村集體資源性資產經營權、農村集體經營性資產使用權、林權、農用生產設施設備使用權、集體建設用地使用權、小型水利設施以及農村建設項目招標采購,實現了統一規則制度、統一交易系統、統一信息發布、統一交易鑒證、統一服務標準、統一監督管理。”天津市農業農村委政策與改革處處長高寶東告訴記者,“目前,以天津農村產權交易所為龍頭、各級農經機構為依托、覆蓋全部涉農街鎮、制度規則統一、信息互聯互通的農村產權流轉交易市場已經全面建成,成為優化農村資源要素配置、助推鄉村振興的重要力量。”

  農村產權類型多、權屬關系復雜,產權交易專業性強。為防范風險,保護農民權益,天津市農業農村委制定印發了全市統一規范的《天津市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合同》,規范交易行為。同時,依托三級市場服務體系,每個區都有專人負責、層層指導、跟進服務農村產權進場交易。“有規范的合同,還有專業人士指導,進場交易行為規范了,矛盾糾紛和隱患也就減少了。”天津農村產權交易所董事長夏龍江說。

  如今,農村產權進場交易在天津農村改革發展中的作用越來越突出,得到了越來越多的農民認可。據天津農村產權交易所總經理張凱介紹,今年1月至6月,各類農村產權進場交易590筆,同比增長105.57%,超過2018年全年交易量的41.83%;截至2019年6月,7年來農村產權進場交易累計為村集體增加收入2.11億元,帶動6.52萬戶農民每年每戶增收588.71元。

ag88环亚最新登录_ag88环亚旗